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» 政策答疑» 和而不同:发展政治文明的重要准则

和而不同:发展政治文明的重要准则

和而不同,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思想。在当今时代条件下,这一思想受到普遍关注。2002年,江泽民同志在美国乔治•布什图书馆的演讲中指出:“两千多年前,中国先秦思想家孔子就提出了‘君子和而不同’的思想。和谐而又不千篇一律,不同而又不相互冲突。和谐以共生共长,不同以相辅相成。和而不同,是社会事物和社会关系发展的一条重要规律,也是人们处世行事应该遵循的准则,是人类各种文明协调发展的真谛。”可以说,和而不同也是政治文明发展的重要规律和准则。 
 
  “和”与“同”,最初就是从政治关系问题论及的。《国语•郑语》记载,西周末年,郑桓公问史伯:“周其弊乎?”史伯回答说:周王抛弃智能贤明之人,而好信任无知顽固的谗臣,是“去和而取同”,其衰败是必然的。“夫和实生物,同则不继。以他平他谓之和,故能丰长而物归之;若以同裨同,尽乃弃矣。故先王以土与金木水火杂,以成百物……声一无听,物一无文,味一无果,物一不讲。”意思是说,只有不同的事物统一起来才能产生新的事物,“和”是百物构成的法则。《左传》记载,晏婴与齐侯论及君臣关系时,也谈到过“和”与“同”的区别。“公曰:‘和与同异乎?’对曰:‘异。和如羹焉,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,之以薪……君臣亦然。君所谓可而有否焉,臣献其否以成其可。君所谓否而有可焉,臣献其可以去其否。是以政平而不干,民无争心。’”在这里,晏婴提出以否成可、以可济否,反对盲从附和。《论语》中,孔子进一步指出: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” 
 
  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,这是一个完整的辩证命题。这里所说的“和”,不是单一、雷同,而是多样性的统一,包含着不同或差异,“和”是建立在不同或差异的基础之上的。“君子”之“和”,讲求对话、兼容,从善如流;“小人”之“同”,囿于一团和气,唯唯诺诺的背后是面和心不和。 
 
  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,继承和发扬“和而不同”这一闪耀着辩证法光辉的传统思想,用以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。举其大者:其一,民主集中制。民主集中制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组织原则,其主旨就是毛泽东同志主张的“造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,又有纪律又有自由,又有统一意志、又有个人心情舒畅、生动活泼,那样一种政治局面”。其二,统一战线。不同的阶级、阶层、集团、党派等为了共同的目标,在共同点上进行合作,在合作中扩大和增进共同性,同时又承认成员间的差异和宪法范围内的组织独立、政治自由和法律地位平等。其三,多民族一体格局。坚持民族平等、民族团结、民族区域自治、促进各民族共同进步和发展繁荣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政策,尊重各民族的语言文字、风俗习惯、宗教信仰和其他民族特点,保障各民族实行区域自治的权利。同时,坚决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。其四,一国两制。在国家统一的原则下,保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的现行制度。其五,社会主义和谐社会。努力构建物质与精神、民主与法制、公平与效率、活力与秩序、人与自然有机统一的和谐社会。 
 
  举目全球,不同的国家、民族、宗教和文化如何才能和平相处?费孝通先生曾讲过,西方文明并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,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地区冲突和战争;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“和而不同”思想和当代中国的民族政策,在促进世界各民族和平相处、共同发展方面具有启迪意义。我们说,承认不同而谋求“和”,这是世界多元文化实现和平相处必走的一条路,否则就会引发争端;只讲“同”而不求“和”,只能毁灭文化和导致霸权主义。 
 
  “和而不同”,是人类生存和共处的基本条件,也是发展政治文明应该遵循的重要准则。